今晨, 看到一個德國國家第二電視台 (ZDF) 駐日本記者朋友的臉書貼文. 內容是日本 NHK 電視台台長公開表示, 今年 NHK 企畫的二次大戰結束 70 周年特別節目中, 因為部分涉及 "慰安婦" (英文: comfort women) 話題, 所以必須等到日本政府 "表明立場" 後, 才能決定正式播出. (每日新聞報導原文如下:

http://mainichi.jp/english/english/newsselect/news/20150206p2a00m0na008000c.html )

 

以民主國家新聞媒體應該秉持中立立場的角度來看, NHK 總裁的發言, 無疑打了日本媒體一個大巴掌. NHK 的這個做法, 證明了在日本所謂的新聞自由, 其實是在新聞媒體自己的 "新聞審查" (censorship) 的小框框中的自我欺騙與滿足, 讓我聯想起解嚴前台灣的媒體環境

 

"慰安婦"這個名詞對台灣人並不陌生. 對這群在世界隱藏的角落裡努力生活下去的女性而言, 慰安婦這個詞代表的是她們心中永遠無法抹滅的痛. 70年前的二次世界大戰中, 亞洲部分國家的年輕女子, 在日本軍隊的武力脅迫下, 被迫去做她們一生將會感到羞辱的事. 一些女子在戰爭中撒手人世, 僥倖活下來的人早已步入八十多歲高齡. 然, 沒有人為她們所受的屈辱受到懲罰, 沒有政權為他們殘酷的暴行負責任. 每年快到二次大戰結束紀念日的時候, 就會有幾個勇敢的女士, 甘冒被世人歧視的危險, 從韓國, 菲律賓, 甚至台灣來到日本向日本政府討回公道.然, 日本這個國家始終沒有還給她們一個公道.

 

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每一年的紀念日, 日本政府毫不掩飾的表揚日本軍國主義下戰亡的士兵亡魂; 每年七月, 日本首相率大臣前去靖國神社參拜, 以肢體語言向世界宣稱: 日本沒有錯. 即使至今,日本政府始終不肯公開承認自己在戰爭中的惡行, 不肯為對這群手無縛雞之力女子所做殘酷行為負責. 更甚者, 日本總在紀念日期間為在長崎廣島原子彈轟炸下的犧牲者敲響喪鐘; 總在電視劇裡緬懷昭和時期日本如何將戰後廢墟重建的神話. 彷彿, 日本才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受害者.

 

當然, 日本政府的態度, 不一定代表了日本全體國民的想法. 日本某些具有良心與反省力的媒體, 例如朝日新聞, 總會在關鍵時刻提醒政府與人民, 不要再步上軍國主義的後塵. 可惜, 當媒體的言論方向不符合政府立場時, 即使是民主國家的日本, 言論自由照樣沒有保障. 在過去, 曾有朝日新聞記者專訪慰安婦, 做出大幅報導後, 受到日本極右派人士的人身攻擊與威脅. 如今的日本, 敢仗義執言的媒體實在屈指可數. 

 

 

相較之下, 同是二戰中侵略他國且戰敗的德國, 其反省態度發人深省.

 

自二戰後, 德國人不僅坦承自己的錯誤, 而且無時無刻對希特勒在二戰中殘殺猶太人的行為懺悔. 德國不但在自己的國家裡建立了猶太人紀念館, 二戰省思碑; 德國人在教育裡更是徹底反省譴責當時的納粹政府. 在德國這個民主國家裡, 言論自由的尺度很廣, 但在納粹與希特勒的話題上, 沒有任何分說, 屬於犯罪言論. 即使今日, 德國的電視還不時的播放二次大戰中納粹對其他人民 (特別是猶太人)迫害的紀錄片. 特別戰後 70 周年的 2015 年,紀錄片與反省的訪問一在在晚間黃金時段播出. 我不禁問老聶: 你們在戰後對猶太人不斷道歉, 並做出了許多賠償, 這麼多年也夠了吧? 還需要老放這樣的紀錄片, 不會太過嗎? 老聶看著我, 嚴肅的說: 不會, 我們必須不斷的提醒自己, 德國曾造出這樣的歷史, 必須不斷反省才行.     

 

這就是德國的二戰精神, 反省再反省.

 

近年來雖然由於歐洲經濟蕭條, 在德國某些種族主義色彩濃厚的極右派政黨或群體受到失業年輕族群的支持. 然, 那不是德國主流言論. 以最近在東德地區發起反伊斯蘭遊行活動的右派組織 Pegida (英文: Patriotic Europeans Against the Islamisation of the West; 德文: Patriotische Europaer Gegen die Islamisierung des Abendlandes; 中文直譯:歐洲愛國者抵制西方伊斯蘭化運動集會 )而言, 自去年十月在德國東部大城德斯登 (Dresden) 與其他城市開始了每周一號召群眾走上街頭的運動, 最高紀錄曾有超過一萬以上的遊行人數. 所幸的是, 相對於此運動, 更多的德國人自發性的發起反 Pegida 運動. 當 Pegida 在科隆市集會時, 科隆大教堂甚至選擇在晚間自動滅燈來表達其不支持排外與種族主義的立場. 德國人這樣的舉動, 深深令我感動.

 

由於德國對過去的反省與自我改造, 造就了今天德國在歐洲聯盟裡及世界上的地位. 德國人贏得了歐洲其他國家的友誼與世人對他們的尊敬. 反觀日本, 亞洲最先進國家, 雖然她一再派出人力物力在東南亞地區進行國際合作, 但她永遠無法贏得亞洲國家的信任. 因為, 一個不肯反省歷史, 承認錯誤的國家, 隨時都有可能再度犯下同樣的錯誤.  

 

我不知道 NHK 的二次大戰專輯是什麼樣的節目, 但我相信 NHK 的節目品質, 相信在日本仍存在具有良心的媒體工作者, 有勇氣將慰安婦這個受爭議的話題客觀忠實的呈現在日本觀眾眼前. 誠心希望節目能順利播出, 即使日本政府仍拒絕道歉, 但至少讓這個節目告知廣大無知的日本群眾: 慰安婦曾經存在過, 而日本軍國政府正是罪魁禍首; 同時, 也能給那群可憐受冤的婦女在心靈上一點安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舒舒手記 Chouchou's Diary

舒舒 Chou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adame X
  • 寫完這篇文章後, 發現一個荷蘭記者 伊恩·布鲁玛 Ian Bruma 曾就日本與德國在戰後的態度寫了一本書: The Wages Of Guilt: Memories Of War In Germany And Japan

    部分書評內容給大家參考:
    they (Germany and Japan) have mostly chosen different paths of remembrance; Germany turned to hand-wringing self-loathing and got close to Israel, all the while blaming the worst atrocities on Hitler, who was conveniently dead. Japan mostly wiped the slate clean and seemed to pretend the whole thing didn't happen, or if it did, was simply misunderstood, a philosophy which drives Japan's neighbors, (China, Korea, the Philippines, etc.) to volcanic fury. A very good book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