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laymont - European Commission's main building 歐盟執委會的心臟建築   

Berlaymont - European Commission's main building 歐盟執委會的心臟建築

 

在我沉伏的這段歲月中, 歐盟境內的波濤依舊洶湧, 最引人注目的無非還是希臘問題 - 究竟留還是走 (Grexit).

 

今年7月5日希臘舉行紓困公投, 過六成的希臘民眾對債權集團說 "不". 這個公投結果出爐後, 多數歐盟觀察者都以為希臘即將離開歐元區, 無論是福是禍, 未來的不定數終將確定; 不料半途卻殺出個法國, 硬是在希臘債主 (歐盟(EU)、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以及歐洲中央銀行 (EBC)) 與希臘左派政府間斡旋,提出了個新的紓困方案, 讓大扮黑臉的德國首相梅克爾 (Angela Merkel) 與其追隨歐盟國家傻眼, 大家只好坐下來與希臘重新談判.

 

 

在這圈新的談判中, 無論民粹總理奇普拉斯 Tsipras 之前對歐盟態勢有多強硬,為了現實問題 (因為負債與現金短缺, 希臘政府在今年七月初開始貨幣管制, 希臘每人每天固定只能從銀行提出少量歐元現金存款, 造成一般民眾生活大受影響), 這回他終於軟下身段, 乖乖回去接受債主們對希臘經濟與金融制度的改革方案. 為了能獲得第三撥紓困資金, 希臘必須滿足債權方的一些基本要求, 例如希臘必須設法在固定期間內籌集出20億歐元的國家收入. 為此, 希臘政府決定將原本 13% 的增值稅 (VAT, 也就是一般我們去國外旅行時要求退的購物稅, 在台灣目前是 5% ) 提高至 23%. 表面上看去, 希臘似乎找到了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 然實際上卻是在其經濟結構上繼續雪上加霜.

 

首先, 10% 的增稅意味著物價即將上漲 10%, 這對原本生活就水深火熱的希臘中下階層而言是皮破撒鹽的舉動.

其次, 希臘的財務危機其實在政府與民間勾結貪污有關. 無數的希臘富人為了逃稅, 將資產藏到其他國家, 特別是瑞士. 而普通商店也常為了逃稅而不開發票, 因此增值稅的提高只會更加助長希臘商人逃稅的風氣, 並且變相將國家的財政負擔轉嫁到普通薪資階層身上 (增稅後, 薪資階級收入固定但開銷卻增加了), 打擊中產階級. 就長遠來看, 是禍非福.

第三, 在 2012 年瑞士政府將希臘富人在瑞士帳戶的名單交給希臘政府, 公開表示願意協助希臘追回這些 "黑金". 不料的是, 這張名單竟然一直被當時的希臘財政部長藏起, 直到去年才被發現. 部長雖然已下獄,但現任財長似乎也不太乾淨, 希臘政府仍在追逃稅政策上拖拖拉拉.如此可見, 只要歐盟不採強硬手段, 希臘體制的積弊難以根除. 

 

由於希臘問題尚未根本解決, 歐元未來的走勢仍很難預測. 貼心提醒:身上有些餘錢的朋友, 繼續觀察歐元走向, 只要有向下滑的趨勢, 不妨買些歐元在身上,可以當作外幣投資或來歐洲旅行的資金存款.

 

希臘重回談判桌, 背後其實大有政治玄機. 一路扮黑臉的德國最不爽, 而扮豬吃老虎的法國卻藉此機會重領風騷...... (待續) 

 

參考資料:

1.歐盟的愛恨情仇 - 德國 vs. 希臘 

2.越來越貴的希臘 (英文報導) 

 

3.2015年希臘紓困公投 (中文)  (建議看英文說明會更詳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舒舒 Chouchou 的頭像
舒舒 Chouchou

舒舒手記 Chouchou's Diary

舒舒 Chou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