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台灣媒體專注於兩黨為明年總統大選的激烈口水戰時, 歐洲近一個月來的頭條新聞則是近百萬來自敘利亞與非洲的難民潮. 

說實話, 我個人覺得歐盟這幾年來似乎有點 “流年不利”. 

2011 年開始的希臘財政危機導致歐元狂貶; 去年石油價格下跌本可帶動歐洲買氣回升, 但希臘將退出歐元區的揣測造成人心惶惶, 現金最大; 今年七月希臘危機算是有了暫時的轉機 (請參照我的“解讀歐洲聯盟”系列 http://diplomat.pixnet.net/blog/category/1583009), 但洶湧而至的難民潮卻越演越烈, 目前似乎已到了動搖歐盟根本的地步. 在這一連串的 “人禍” 衝擊下, 德國獨力扛著歐盟大半邊天, 堪與中國神話中的共工相媲美, 讓我不禁真心佩服起這個國家.   

背著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原罪”,直到二十世紀末德國人與德國政府一直有著強烈的民族自卑感及歷史罪惡感. 姑且不談德國在戰後為了贖罪, 對猶太人所做出的種種賠償與懺悔行為 (對比下, 日本政府的態度可說不如德國的九牛一毛, 難怪至今仍受部分亞洲國家的詬病, 請容我日後專文比較), 令人深刻感受到德意志民族的反省與誠意. 德國身為歐洲聯盟六大創始會員國 (荷蘭,比利時,盧森堡,法國,德國,義大利), 雖然國土在戰爭中遭受最大的空襲破壞, 但也是戰後歐洲經濟復甦發展最快與最好的國家. 

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 在社民黨總理施若德 (Gerhard Schröder) 的大刀闊斧經濟改革後, 梅克爾 (Angela Merkel) 政府的穩健領導下, 德國取代法國在歐洲長年來的領導地位, 成為支撐歐盟的最主要棟樑. 無論從經濟成長, 就業率, 社會整體發展, 生活福祉, 民眾幸福度等各項指標來看, 德國都是今日歐盟內最強大的國家, 正因為如此, 德國也成為百萬難民們最想投奔的國家.  

而德國對於這波難民潮又是什麼看法? 

當歐洲其他國家仍在觀望,甚至彼此推卸責任的時刻, 德國總理梅克爾在9月8日率先喊出: Wellkommen in Deutschland! 我們誠摯歡迎政治迫害難民們來德國!  ( http://www.tagesspiegel.de/politik/asylpolitik-in-europa-wenn-angela-merkel-spricht-hoeren-sie-die-fluechtlinge/12293216.html ) 

號稱 the modern exodus (*註), 無以計數的敘利亞難民以徒步+火車/貨車, 經土耳其到希臘; 或者坐船橫渡地中海直達希臘, 之後穿越巴爾幹半島 (馬其頓 Marcedonia, 克索夫 Kosovo, 塞爾比亞 Serbia), 然後抵達歐盟邊境的匈牙利. 從那兒難民們穿越奧地利, 最後抵達德國.

(* : 聖經上的 Exodus, 是埃及人為了逃避法老王宗教迫害的血淚出埃及記; 而今日的 exodus則是敘利亞人為了逃避伊斯蘭國 ISIS 在敘利亞的宗教迫害暴行而出走敘利亞. )

  

危機四伏的敘利亞難民大出走地圖 - the great exodus:

 (資料來源: http://www.rescue.org/blog/mapping-syrian-refugees... )  

從德國的電視新聞報導可以看到每日成千上萬的敘利亞難民湧入德國南部大城慕尼黑, 但德國人並沒有關起國門. 除了慕尼黑政府有效率的接應安排外, 無數德國民眾24 小時愛心義工, 給予難民物質及精神上的支持. 總理梅克爾在9月15日再度公開表示: Flüchtlinge sind weiter willkommen! 德國持續歡迎難民! 除了德國政府,德國民眾,德國媒體例如 Die Zeit Magazin 也在9月10日以大幅版面在網路上公開表示歡迎難民!

Die Zeit  Magazin- http://www.zeit.de/zeit-magazin/fluechtlinge-in-de...

150910_die Zeit_歡迎難民

相對於德國人道與慷慨的表現, 歐盟中的希臘 (不負責任的大開門戶), 匈牙利 (架鐵馬關閉國境), 丹麥 (禁止德國火車入境), 英國 (駐軍關閉英法海底隧道, 更說出狂言: 難民來一個, 開槍斃一個!)等國政府的冷血態度與作為, 不但讓死裡逃生的難民們冷透了心, 也讓許多歐洲公民失望到底. 原來歐洲國家平常愛掛在嘴邊的人道主義, 團結一致, 其實只是為了保護國內市場及自我利益的虛偽謊言.  

為了有效因應歐盟目前面對的難民危機, 歐洲聯盟執委會主席容克 (Jean-Claude Junker) 在9月9日提出歐盟難民接收配額方案Quote zur Verteilung der Flüchtlinge): 歐盟各會員國必須在未來兩年內, 根據難民安置原則 (*註) , 分別接收目前抵達希臘, 義大利, 匈牙利 (三國屬於歐盟邊關國) 超過二十萬的政治難民. 然, 在容克提案出現後, 立即遭到匈牙利, 捷克, 斯洛伐克等三國的公開反對. 斯洛伐克表示本國絕對不接受信仰伊斯蘭教的難民; 匈牙利總理奧班 Viktor Orban 更強調: 移民是德國而非全歐盟的問題, 因為難民要去的是德國.

(* 註: 難民安置原則 Asylum-seeker relocation plan 是根據歐盟會員國的人口, 國民所得, 失業率以及個別難民救助努力而計算出來的配額. 在此計算公式下, 德國大概必須接收31,000 多人, 法國24,000人等. 英國與丹麥因為特殊條款而可以置身事外, 其他會員國若有特殊情況, 則允許以救助金方式分擔難民責任. 參見: 經濟學人 http://www.economist.com/news/europe/21664224-through-yet-another-crisis-eu-groping-towards-expansion-its-powers-leading )   

從強調整合與團結主義 (solidarity)的觀點來看, 容克的方案非常合情合理. 然, 中國人嘲笑的 “可以共富貴, 不能共患難”的人性弱點, 在今日的歐盟難民危機中再度得到應證.  

(待續)

 關於伊斯蘭國ISIS背景資料http://www.thenewslens.com/feature_story/isis-stor...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舒舒手記 Chouchou's Diary

舒舒 Chou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