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上文: 大讚歐洲人道主義巨人德國 – Part 1)

9月15日(本周二)歐盟召開部長高峰會議, 所有會員國內政部長齊集首都布魯塞爾針對容克方案討論. 不出我所料,沒有會員國願意做出任何妥協.德國總理梅克爾及奧地利總理非曼 Faymann在當天下午發表聯合聲明:德國重申接納難民意願, 但需要其他歐盟國家的支持. 

德國人不是只動嘴巴不做事的民族. 為了能讓敘利亞難民在德國有個家,德國政府早已開始加緊國宅建設,預計在 2017 年底前蓋出40萬個國宅公寓,以每平方米7.5歐元(*註)的低價租給難民安身.  (*註: 若以台灣20坪大小的公寓換算, 月租金大概在台幣17千元左右,非常便宜) . 

然而,不少歐盟官員及政治評論家對目前歐盟會員國自掃門前雪的態度感到憂心忡忡.他們擔心在歐洲難民危機解決前,歐盟身份認同危機(Sinnkrise)將會爆發. 

首先,歐盟是一個政治經濟外交整合體.自從申根公約實行以來,歐盟內部早已取消關卡檢查,成為無國界境地區. 然,隨著敘利亞難民到來,先是匈牙利在邊關設鐵馬,軍隊控制進出; 捷克,斯洛伐克等國家也紛紛重置邊境檢查,讓申根自由區成為虛設. 

其次,歐盟的基本精神在於團結互助 solidarity. 自東歐國家陸續加入歐盟以來, 西歐盟國已對東歐國家輸出百億歐元以上的團結基金(cohesion fund),幫助他們發展市場經濟. 同時,根據歐盟內部人民自由遷徙原則,許多東歐人陸續移民西歐求學工作,享受西歐的社會福利.說白了,他們是歐盟政策的受惠者 (receiver), 他們特別該感謝一直大力主張歐盟東擴的德國. 如今,德國呼籲會員國共體時艱,正該是東歐國家投桃報李之時. 可惜,人都是自私的,國際政治最後還是屈服於現實利益考量.除了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公開反對接收難民,從德國受惠最多的鄰居波蘭還發起大規模反難民,反伊斯蘭教徒的示威遊行,令德國人痛心.  

依據目前的發展趨勢看來,歐盟若想度過此次難民危機,就必須團結一致.如果歐盟首長不能在最短時間內找出共識,或許歐盟將因為難民政策的分歧而開始慢慢解體. 

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我覺得此次敘利亞難民潮的產生,其實與歐盟薄弱且錯誤的中東政策有密切關係. 

老聶在代表歐盟駐中東地區的一位同事 K曾透露: 由於歐盟各會員國在中東利益不一致,內部傾軋導致歐盟在該地區的外交政策一向曖昧不明,常常是被動地跟著美國走. 可是,美國利益跟歐盟利益卻不等同,因為: 

,美國離中東地區遙遠,不須考慮地緣政治;

,美國只企圖保障中東石油來源,兼顧猶太人/以色列的利益,其他都不需顧慮

,美國老大心態太久,常看不順眼某個國家就動輒經濟制裁. 

所以坦白說,歐盟跟著美國起舞絕對不是聰明的選擇. 

此外,K 君還強調:歐美國家在中東外交政策最失敗之處其實是意識形態上的盲點. 

由美國為首的歐美 基督教民主國家,習慣以自己的哲學去理解世界.表面上說民主自由思想,實際上卻常犯主觀臆斷的毛病,因此即使今天距離十字軍東征的年代早過了近十世紀,歐美國家的政治決策者還是無法真正理解伊斯蘭教國家人民的想法,也自然無法捉摸及預測對方的行為反應模式. 

我認為 K 君說的很有道理,這也應證了我前幾年對於2010年在突尼斯開始的阿拉伯之春 (Arab Spring)革命浪潮蔓延的隱憂. 

從突尼斯到利比亞,然後埃及軍政總統穆巴拉克下台,這股所謂的阿拉伯世界的民主運動如燎原之火一發不可收拾,直燒到敘利亞. 

在阿拉伯之春的革命運動剛開始的前兩三年, 歐美政府為 “民主理念”的勝利而拍手稱快,間接直接的介入了中東北非這些國家的內政,以人權為藉口將當權者趕下台,例如強人格達費及敘利亞阿薩德親王.只是這些白人萬萬沒想到,極權或者獨裁主義者或許有他們的可恨之處,然,他們的強權統治也成就了地區的 “和平”. 

在穆巴拉克,格達費,阿薩德等人在位期間,他們雖然壓抑了境內的民主言論,但也成功的壓抑了伊斯蘭教派間的流血鬥爭及中東民族間的仇恨攻擊.他們一下台,此地區進入權力空窗期,伊斯蘭教的激進份子就開始了他們的攻城掠地, 也就是今日大搞宗教迫害,古蹟破壞,恐怖游擊的伊斯蘭國ISIS這樣的恐怖組織. 

如今,西方後悔了,但卻不肯認錯;唯有俄羅斯總統普丁還不斷對歐洲喊話:解決敘利亞危機的唯一方法就是讓阿薩德復位,重新執政剿滅伊斯蘭國恐怖分子. 我不知道歐盟的政治決策者是否有勇氣與決心重新檢視歐盟的中東政策,不過,每日有增無減的敘利亞難民,或者將能在蝸牛歐盟的身後推上一把. 

中東難民情勢的發展,也讓我思考到習慣向美國看齊的台灣的民主政治盲點. 

明眼人都知道,美國這些年在國際社會上玩的是科技經濟意識型態霸權主義.她輸出高科技產品,以智慧財產權來掌控全球經濟;她輸出民主自由概念,企圖以思想統一全球.哪一國不實行民主制度,就會受她的抵制甚至攻擊,中國就是個好例子.可是,美國式的民主制度真的適合世界上所有的文化與國情嗎? 

兩黨制政治以利益交換來瓜分權力大餅,讓選民沒得挑;兩黨輪流獨裁讓第三,第四,第五這些代表少數人權益的小政黨們逐漸消失,造成檯面上的社會意見日趨兩極化.看看台灣從解嚴以後的政黨百花齊放,到今天的藍綠兩大黨/兩大政營鬥爭,中間選民一到選舉就痛苦,因為沒有適合的政黨可選.也許你會說,那就投給獨立候選人,例如台北市長柯文哲. 但平心而論,柯文哲先生若沒有民進黨的棄權與公開支持,柯市長今天也許還在管台大?! 

當年我在大學念比較政治時,教授就強調:歐陸民主國家與英美最大不同的是政黨政治的形式.對比英美的兩黨制,歐陸為多黨制,執政者通常是聯合政府.雖然政府決策過程會因為多方溝通協調而速度慢些,然一旦達到共識後,政策能兼顧社會多數人的期待,實行起來社會阻力自然就小.特別是瑞士的七人合議制,政黨除了有左右派立場,更要兼顧瑞士國內四個語言族群及區域利益,若非面面俱到的合議制,瑞士大概也早就分崩離析. 

我承認自己不常看台灣的新聞報導,因為負面能量太多,讓我難以消化;即使如此,我並沒有忽略到這些年台灣島內因為對大陸政策意見分歧而產生的社會分裂現象. 

每次選舉都搞得家家戶戶雞犬不寧 – 夫妻離異,親子失和,朋友絕交,甚至還有人跳樓自焚.每選完一次,台灣社會就經歷一次血淋淋的族群撕裂. 

在延續當年亞洲四小龍經濟奇蹟跟積極民主政治鬥爭的選項中,台灣似乎將全副精力放在後者.這些年下來,當初與我們並駕齊驅的新加坡,南韓,已將我們遠遠甩開.如今,東南亞國家也開始崛起,昔日台灣仰仗的經濟利多,今天已不復見. 

在台灣的選戰中,是否有候選人願意誠實的承認今日台灣落後的現實,並且提出改變的政策? 台灣人曾否靜下心思考:21世紀的台灣,我們要的究竟是建設比今天更好的幸福社會,還是繼續這種假民主之名行亂民/暴民之實的政治耗空遊戲? 

我剛看到一個報導說多數台灣人贊成兩岸維持現狀.不管這個命題符不符合每個台灣人的心願,但從歐洲看東亞地緣政治發展,這可能的確是台灣目前最好的選項. 

台灣無法自外於強大的中國經濟圈而生存,更無法凌駕中國,我們所能做的是從各方面完善自己的體質,強化自己的競爭力,讓中國大陸願意依照我們的條件跟我們談判;讓歐美人談到台灣豎起大拇指稱讚那是中華文化下所發展出的民主國家;讓我們證明新加坡國父李光耀所說的 “民主制度不適用於中華文化”一說的錯誤;讓想學習中文與嚮往中華文化的所有外國人都想來台灣取經…… 如果哪天台灣能達到上面的境界,在全球化發展的趨勢下,是統是獨還那麼重要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舒舒 Chouchou 的頭像
舒舒 Chouchou

舒舒手記 Chouchou's Diary

舒舒 Chou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