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中華民國的國慶日期 – 10月10日, 雙十節 Double 10. 象徵圓滿的數字 “十”; 雙十, 成雙成對, 都是好彩頭. 十月, 也是秋高氣爽的季節, 適合重陽登高, 也適合山間賞楓.


身處比利時的我可惜無法在台灣看到精采的三軍樂儀隊表演 (還好後來發現網路版), 所以打算趁著西歐秋色連波的時節, 去比利時境內有名的默姿河畔 (La Meuse) 健行. 不料清晨起床後竟然發現窗外雲霧繚繞, 布魯塞爾市成了冬日的倫敦 – 陰霾濕冷, 晴天的氣象預報再次槓龜, 讓我有些鬱卒. 沒事只好上網閒逛, 又看到新聞說今年舉辦煙火的高雄市取消煙火釋放活動, 原因是八仙樂園慘案, 我不禁感到啼笑皆非.

八仙慘案之後該做的是檢討事件發生原因,追究災難責任, 加強事前預防措施甚至改善法規, 而不是無病呻吟的裝模作樣. 難道因為一次大型公共災難, 以後台灣就不再放煙火了?! 之前早就聽台灣一些朋友對於八仙樂園的善後處理方式頗有微詞, 政客放著正經事不做 (執政者該拿出魄力嚴懲業者, 在野者該負責任監督執法), 只是政治作秀般的惺惺作態,因噎廢食的作法, 讓人真無力~


算了, 市井小民又離鄉背井的我, 除了發發牢騷, 好像也無計可施, 還是專心獨善其身.

既然無法出去郊遊, 只好跟高中閨密LINE上閒聊三地 – 台灣, 香港, 歐洲. 在台灣的 Jessie 讚美我跟香港 Susanna 的愛國情操, 因為我們二人不約而同在 LINE上的聊天室中 po 上煙火慶祝貼圖.


“各位海外的同胞們, 妳們真的非常愛國呢~” Jessie 調侃.


“只有住在國外, 才能體會國家的重要. 畢竟, 我嚮往的地球村理想離現實還很遠…” 我打趣回復.


“是啊, 本國人只顧內耗, 不知道在想什麼, 連國慶日都很難 “舉國歡騰”. ” Jessie 言似無奈.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呀~ 在歐洲, 歐洲人先看你的膚色, 然後問你哪兒來的. 就算你歸化成歐洲公民, 人家還是認為你是 “Chinese”.  ” 我感慨的說.


香港的 Susanna 加入話題:

“現在世界全球化, 還有一些人島國心態, 不知為何…… 香港人覺得台灣人言論自由很幸福啊, 罵政府沒事, 隨便抗爭沒事. 不過香港人講法治, 台灣人就太本位主義了, 只要利我就 OK, 利他不可. ”


聊著聊著, 我們回憶起 “小時候” 的雙十國慶.


高中同班的我們, 奇妙的擁有著相似的家庭背景, 念著同樣版本的教科書, 在同一種社會氛圍,同一個年代下長大的, 所以分享著近乎相同的記憶與價值觀.


童年時代的國慶日是如此度過的:

早上打開大同電視的黑白螢幕, 全家人擠坐在小小的沙發上, 聚精會神地看著海陸空三軍威武雄壯的遊行隊伍; 下午到衡陽路為精彩絕倫的北一女樂儀隊表演喝采; 晚上在當時人煙稀少的信義特區空地上為沖天高飛繽紛絢爛的煙火驚艷.


學生時代的國慶日又是這樣度過的:

清晨天微微亮, 全副武裝 (穿著制服, 帶著特定顏色的斗笠) 到總統府前的廣場集合; 九點整三軍樂隊聲響徹雲霄,但身為配角的我, 除了身前同學的背影,什麼也看不到. 下午換好樂儀隊制服到遊行表演隊伍的開始地點集合準備, 緊張之餘不忘深呼吸, 然後微笑忘我的 switch成表演mode. 晚上再去今日屍骨無存的中華體育館跑龍套, 當小燕姐這些藝人們在台上載歌載舞時, 我與同學則專心一致的聽從指揮的旗號翻字牌, 於是電視機螢幕上便有了 “慶祝雙十國慶” “反共復國” 等背景圖案.


(接下文: 中華民國 104年雙十國慶後記 (下) Postscript about the National Day of ROC in Taiwan II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舒舒 Chouchou 的頭像
舒舒 Chouchou

舒舒手記 Chouchou's Diary

舒舒 Chou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