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大自然, 喜歡野生動物, 但卻一直很討厭非洲草原上的鬣狗(hyena). 他們專門獵殺弱小或受傷瀕死動物, 說白了就是落井下石的動物, 利用其他動物的不幸來繁殖生存. 雖然這是物競天擇的結果, 我還是鄙視這樣的動物性格. 不幸的, 在人類這個物種中, 也存在像鬣狗般性格的人, 例如日本侵華時的漢奸, 二次大戰時為納粹服務的 SS 親衛隊, 還有中國社會裡時常存在的 “小人” (*1). 在今日人道主義胸懷的德國, 面對難民危機, 德國的 時代週報 (Die Zeit) , 祭出了一系列驚心動魄的文章, 用聳動的標題警惕德國社會目前正在上演的一齣鬧劇 (*2).

 

Die Profiteure des Elends

(在不幸中謀利的奸商) 

 

現在不過是十月中旬, 德國卻已迎來了今冬的第一場雪. 昨日的頭條新聞一反往常, 不是螞蟻般的難民身影, 而是滿樹銀花的雪花飄影. 特別是靠近阿爾卑斯山脈的南德, 更是白雪一片. 對於一般德國人而言, 早到的細雪或許帶來些浪漫氛圍, 但是對於逃難到德國的難民們來說, 卻真是雪上加霜. 因為那意味著夏季仍可安身的帳篷與貨櫃,即將變成零下的冷凍庫, 難民們又得出外流浪了.

 

即將來臨的冬季也讓德國官方傷透腦筋:本來就已經短缺的住宿問題, 究竟該如何解決?

 

 

其實, 難民危機不是從今年開始的. 早在 2011 年開始, 中東及巴爾幹半島地區的難民便陸續湧入德國. 根據德國媒體報導, 不少來自敘利亞,阿爾巴尼亞,塞爾維亞等地的難民已在德國待了三年以上, 因為還沒有可以入住的公寓, 只好暫時住在所謂的 難民酒店 (flüchtlingshotel).

 

對於難民們而言, 旅館只是中途之家, 他們要的是屬於自己的公寓,一個溫暖的家. 只是他們沒想到, 德國社會中正有一群鬣狗藉著他們大發 不幸財. 自今年三月起, 德國重要的新聞媒體也陸續揭露這些 “吸血”難民酒店的真面目.

 

根據德國目前的難民分配原則 (請參考: 得了便宜還賣乖的難民 – 德國難民危機記事 (1) ), 多數難民會被分發到大城市裡, 因此城市面臨的住屋問題特別嚴重. 以柏林及科隆為例, 在社會住宅不足的情況下, 市政府為了安置難民,只好向當地的酒店,旅館業者租房間,科隆目前就有超過 40 家以上所謂的難民酒店.

 

 

提到酒店, 大家總會想到幾個有名的網路預定平台, 例如 Tripadvisor 或 booking.com. 根據德國 “明鏡周刊” 的網路電視報導, 不少這些美其名酒店的 hotel, 不但屋況極差, 客房內部更是破舊髒亂, 浴室黴菌叢生, 有時甚至連床墊都是壞的, 狀況慘不忍睹. 而且這些酒店中多是在網路評價殿後的旅館, 一般旅客早就不來住, 近乎瀕臨破產. 不料現在洛陽紙貴, 破爛酒店搖身一變難民酒店, 主人大賺難民財.  

 

難民有什麼財可發?

 

根據科隆市安置難民規則, 一般家庭如果願意在家接待難民,每個月可以從政府收到每人 638歐元(約合台幣 2萬元)的補助; 若是旅館業者, 則每收留一個難民就能得到 756 (約合台幣 25,000元) 歐元的補助. 也就是說, 平均每個難民每日的住宿補貼大概在 25–30 歐元 (850–1000台幣)之間. 如果一個房間住了一家四口難民, 一個月下來就能有 3,024 歐元 (約 台幣十萬!)的房租收入, 而且長期持續的住房率, 比 airbnb 的利潤還要高及穩定.

安置難民貼補規則

 151013_Asyl住宿補助費用_Koeln.png 

 

德國政府花大錢安置難民, 是出於人道考量; 提供房價補貼收留難民的私人及酒店業者, 也是為了鼓勵社會對難民伸出援手. 不料以善意與信任為出發點的措施, 卻被不肖個人與酒店業者利用, 難民變成他們的金雞母搖錢樹.

 

細心的人會注意到, 難民住宿補貼是以人頭算, 而不是房間數算,所以若有人想濫用制度發不義之財, 相對容易.

 

 

在德國媒體的調查報導中, 有一家五口住在一間斑駁破爛20平方米 (約6坪左右) 房間裡的敘利亞難民故事, 也有一家七口在一個沒有廚房,牆壁發黴的旅館房間裡擠了三年半的故事.這些房間一個月能替酒店老闆賺入 3,780和5,292 歐元. 更誇張的是一家在柏林市的 Rixpack Hostel, 記者帶著隱藏式相機匿名採訪時, 竟然發現有20-50個難民擠睡在四個房間裡. 按照人頭收費制, 每個房間平均月收入在 12,000歐元以上, 相當新台幣45萬元, 小旅館主人搖身一變大富豪. 某個難民酒店的老闆還得意的將自己開著昂貴的跑車,豪華遊艇,開香檳趴的影片及照片張貼在臉書與 youtube 這些社交媒體上 (*3).

五口之家的敘利亞難民

 

 

難民住宿補貼用的是德國納稅人的錢, 這大筆鈔票若真用在難民身上也無可厚非; 如今這些錢大半被不肖人士放入口袋裡, 因此當這些報導曝光後, 德國民眾的憤怒可想而知. 然, 德國政府對吸血難民酒店難道完全不知情?

 

據科隆市相關人士表示, 科隆市政府官員並非毫不知情, 只是面對供不應求的住屋狀況, 市府沒有別的選擇. 此外,德國目前各級行政單位為了應付難民危機, 早有人手不足的窘況, 上萬難民等著被安頓, 實在沒有人力精力去抓出壞群之馬 (das schwarzer Schaf).

 

 

如今, 總理梅克爾面臨四面八方越來越強的批判聲浪, 德國開始出現德國身份危機 (German Identity’s crisis)的憂慮 – 估計到今年年底, 德國將湧入過百萬的難民. 再這樣下去,德國還會是德國人的德國嗎? 這就是德國目前面臨的嚴峻現狀, 而反映出人性陰暗面的吸血難民酒店, 讓難民問題變得更複雜難解,以中產階級為主體的德國大眾, 未來會不會因此而搖擺向保守排外的極右意向, 令人擔憂.

 

 

 

(*1) 小人: 著名作家余秋雨先生在成名作山居筆記中對 小人有精闢的見解. 我讀他類自傳的 我等不到了一書時, 可以感受他一家人在文革期間受到小人們的陷害而吃盡苦頭, 這大概是為何他對小人特別有感及厭惡情節的背景吧?!

http://www.souland.com/souland/psy/swine.html

 

(*2) 時代週報 (Die Zeit): 在德國是高級知識分子必讀的 liberal (自由主義)立場的高品質週報,報導題材以政治,文化,社會,人文,哲學為主; 報導內容以深入分析,見解精闢聞名, 可以說有反映, 甚至具有左右德國知識分子態度能力的媒體.

http://www.zeit.de/gesellschaft/zeitgeschehen/2015-03/profit-fluechtlinge-unterkunft-serie-kein-platz-fuer-fluechtlinge

 

 

(*3) 請參考德國難民酒店的調查報導 (抱歉, 都是德文):

時代週報 (Die Zeit) 關於不肖個人大發難民財的報導:

http://www.zeit.de/gesellschaft/zeitgeschehen/2015-03/asylbewerber-berlin-serie-kein-platz-fuer-fluechtlinge

 

明鏡週刊關於科隆市的難民酒店電視報導, 雖然是德文報導, 光看影像也能理解:

http://www.spiegel.tv/filme/geschaefte-mit-fluchtlingshotel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舒舒 Chouchou 的頭像
舒舒 Chouchou

舒舒手記 Chouchou's Diary

舒舒 Chou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