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019_秋遊記趣 

台灣的奧萬大楓葉祭, 大概在十一月; 日本的楓葉前線, 由北往南從十月中開始登場; 想要賞溫帶西歐的楓紅, 就要趁秋高氣爽的重陽時節遊山玩水.


熟悉比利時的朋友都知道, 這個國家地勢平緩, 能小小 “爬” 一下的地點不多, 幾乎都集中在南方與盧森堡交界的亞爾丁丘陵 (Ardennes)(*1), 恰巧一條有名的默姿河 (法文: La Meuse, 荷蘭文: Mass, 所以又稱馬斯河)(*2) 蜿蜒而過, 因此成了我們賞秋色連波的好去處.


感謝今日網路的發達, 在 google 打上 “la Meuse”, “randonnée” (法文: 健行的意思), 馬上就有文圖並茂的資訊出現. 本來, 流經法,比,荷三國直接注入北海的默姿河在歐洲就名氣不小, 因此沿岸也產生了不少歷史名城, 例如比國南部大城之一納慕爾(Namur)(*3), 還有知名的懸崖城堡迪農 (Dinant)(*4). 這次我們登高望水的健行路徑, 就是一條長達7公里的環狀路, 既有挑戰體力的登高, 也有河畔優雅的漫步.


151019_秋遊記趣_meuse 健行路線圖 

出發點在納慕爾市南方約14公里處默姿河畔的Riviere 小鎮, 全程最高點是海拔255公尺高的 “七默姿” (Les 7 Meuses ). 嘿嘿, 跟台灣比起, 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但在比利時算是高點了, 最重要的是, 七默姿是默姿河畔著名的鳥瞰點, 據說能看到7個重要的默姿河景點, 只是除了蜿蜒的粼粼河水與黃葉楓紅的山景外, 我卻沒看出什麼名堂.


我與老聶將車子停在默姿河畔, 向七默姿出發.

今天的天氣好的出奇 – 湛藍的天, 幾乎不帶一絲雲彩. 重陽時節的比國, 日間溫度早降到攝氏10-14左右, 若不是正午的陽光燦爛, 恐怕還真有些冷意. 即使如此, 我們仍是全副武裝: 兩件薄長袖登山透汗運動衣, 運動外套, 圍巾, 然後再套上防雨的登山夾克. 在比國, 你永遠無法預知下一滴雨會何時到臨. 老聶甚至還戴上了滑雪帽, 我則是為了防曬戴了頂棒球帽. 果然, 走到半途老聶就後悔沒跟我一般裝備, 沒有帽緣的毛帽雖暖, 卻將他的前額曬的發紅, 像極了被煮熟的龍蝦.


七默姿有一個極具盛名的觀景餐廳, 開車上山吃飯觀景的遊客不少, 因此這段路是舖的平整的柏油路面, 道路雖然往上, 但並不陡峭, 走的輕鬆自在. 加上道路穿過Riviere小鎮, 沿途慢慢欣賞山城的獨棟樓房, 精心設計的花園, 石頭建築特色, 也很愜意.


過了小鎮, 我們跨入森林.

高聳入雲的杉樹, 將這段道路變得有些陰暗, 幸好林中夾雜著些開始變色的溫帶落葉樹, 深綠叢中偶爾點綴著金黃, 讓人不至於感到窒息.

過了不久, 柏油路消失在T字路口, 橫在前方的是一條寬廣的泥土路與停在路上的私家車與重型機車. 七默姿觀景餐廳到了, 人聲開始傳入耳中.

手錶上的時針已快指到 2, 餐廳的露天觀景台上座無虛席. 歐洲人喜歡在周末賴床偷懶, 然後在下午一兩點時來個豐盛的午餐, 特別是陽光明媚詩情畫意的秋葉翩翩, 連鄰近的法國人也開車來到七默姿.

本來, 我與老聶一向喜歡在露天座喝咖啡, 但是不久前才吃的早餐, 中餐又另有安排, 便決定只在餐廳旁的觀景區鳥瞰默姿河.

不知為何, 登高望遠總能讓我的心情舒坦, 仿佛人生也如天地間般廣闊浩瀚. 遠遠映入眼簾的是深邃墨綠的針葉林, 中間穿插著修整完美的油綠牧草地. 默姿河地平線上方的丘陵平原間涓涓而來, 徐徐蜿蜒在大地上. 每個轉彎處河速都會減慢, 因此沖積出了平坦肥沃的平原, 讓古代的歐洲人便開始在這些地方闢鎮造鄉蓋城堡.


151019_秋遊記趣_Meuse鳥瞰 


此時離日正當中不遠, 默姿河谷在一上午的日照下顯得有些迷濛, 光線強烈的對比反而讓我們的雙眼難以捕捉河谷的細節.

“沒關係, 能看到大致就可以了.” 我們安慰自己. 今日的重頭戲之一已經看到, 再來的就是去尋找秋葉楓紅.


停車場的泥土路右方, 就是一條標示清楚的健行步道, 我們鑽入茂密的森林中.

溫帶的山林與台灣的亞熱帶林看起來是很不同的. 樹木的種類很多, 層次及顏色豐富, 大多都是我難以叫出名字的樹種, 好在旁邊的老聶是南德鄉村長大的孩子, 雖然他對植物不在行, 但還是充當了我的生物老師.

五瓣楓葉是最早被催紅的一群, 橡樹, 櫸樹, 歐洲栗的葉子開始變成漂亮的金黃色, 有些甚至已被幾日的雨水吹打遍地. 西洋菩提, 白蠟樹卻還青綠有光澤, 松杉柏這些針葉林更是長青樹, 終年不衰. 群樹們對溫度的反應不同, 使得氣溫變化劇烈的秋天溫帶林呈現多彩多姿的美麗景致.

151019_秋遊記趣_秋葉拼圖 


我最喜歡的是走在覆蓋著金黃色樹毯的山徑上蒐集掉落在地上的橡樹果, 特別是還帶有小帽子的. 橡樹果, 日文叫做 どんぐり, 就是龍貓最愛吃的果實. 看到它們我會想起龍貓居住的那片森林, 幻想著自己可能也會同女主角小月般的無意間闖入一個奇妙的世界?!


151019_秋遊記趣_舒舒的橡木果 


山林間的芬多精瀰漫, 我與老聶一邊走一邊伸展雙臂, 盡情地呼吸著這片新鮮又健康的空氣. 就在我們目不轉睛的辨認經過的每棵樹木時, 我們被眼前的一棵齊天大樹所震撼.

這是一棵枝幹生的均勻左右對稱, 筆直入雲霄的大橡樹. 當它距離我還很遠時, 我的雙眼就不由自主的注意到它, 心中則生出一種異樣的感覺. 好像它早已注意到我, 等著我的靠近.

老聶走在我的前方, 我叫住他, 為他與身後的大橡樹留影. 當我走到它跟前時, 我再也無法移動我的雙腳, 只想為它的雄偉茁壯讚美, 彎身匍伏於它之下.

大自然是那麼的不可思議呀, 造物者又是多麼的偉大呀!

151019_秋遊記趣_老聶與大橡樹 


林間小路漸漸往下, 我們來到了健行步道的另一頭 – Annevoie小城, 迎接我們的是城裡的一個小城堡. 城堡似乎早已變成私人財產, 當地人誰也不清楚狀況, 反而是標榜著結合英法義三國風格, 有水有園的 Annevoie 花園 (Le Jardin d’Annevoie *5), 是比利時南部聞名的歷史古蹟庭園. 可惜我們下山時已過下午四點, 實在不適合再去參觀一個55公頃大的花園, 只好留待下一次的重逢.


由 Annevoie 沿著默姿河畔往回走, 就是此行最後的一段路.

比利時政府將默姿河谷保護的很好, 清淨的河水是游魚與水鳥的家, 河岸步道則是健行者與單車族的天堂. 即使兩岸有不少的豪華獨棟住宅, 任何私人都不能將河畔的美景佔為己有, 不像瑞士的湖泊四周, 被自私的富豪們獨佔, 只剩極少面積的公共湖畔能讓遊人戲水休憩.


傍晚的陽光是柔和的, 默姿河兩畔的碧樹黃葉倒映在河面上, 美的動人, 美的令人心醉.

“碧雲天, 黃葉地, 秋色連波, 波上寒煙翠. 山映斜陽天接水, 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我慶幸自己能欣賞到范仲淹 “蘇幕遮” 一詞描寫的美好秋景之綿綿不絕, 卻又不需感懷他寥落悲愴的憂思. 我, 身為一介近代平民, 即使偶爾有離鄉背井之愁, 與中國古代士人所背負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的使命感相比, 畢竟還是輕的太多啊~

151019_秋遊記趣_Meuse全景 


回到車上, 壓軸戲總算可以上場. 本來預定的午餐便當, 變成了晚餐飯盒. 內容是應景的南瓜飯及自製五香叉燒肉, 外加德國鄉村風的蘋果甜菜根沙拉. 雖然因為烤叉燒肉時不小心的將自己的手指也給烤焦了, 所幸只是掉了層皮, 沒有大礙. 此刻享受到叉燒肉的美味, 真心覺得這個小傷受的值得……

151019_秋遊記趣_Meuse便當 


後記:

自默姿河畔回來後, 比利時又下了一星期的雨, 我總算體會了 “秋風秋雨愁煞人” 的愁意. 門前的歐洲楓已被連綿大雨摧殘殆盡, 紅葉盡凋零. 或許此次的默姿河之旅將是今年所見的最後一抹秋色, 我會將蘇軾先生的良言記在心頭.

蘇軾《贈劉景文》

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需記,最是橙黃橘綠時。

151019_秋遊記趣_Meuse 城堡 


(*1) 亞爾丁丘陵 (Ardennes)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8%BF%E7%99%BB


(*2) 默姿河 (法文: La Meuse, 荷蘭文: Mass, 所以又稱馬斯河)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BB%98%E5%85%B9%E...


(*3) 納慕爾(Namur)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82%A3%E6%85%95%E...


(*4) 迪農 (Dinant)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BF%AA%E5%8D%97


(*5) 關於Annevoie 花園

http://www.annevoie.be/?page=jardins%2Fhistoric&la...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舒舒手記 Chouchou's Diary

舒舒 Chou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