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1月13日黑色星期五深夜, 我開始陸續收到來自各地朋友們的關心及問候. 首先是:

"巴黎恐攻耶,你還好嗎?"

"沒事別去巴黎唷, 雖然布魯塞爾離得很近..."


我也還特別跟住在巴黎的朋友們確認他們的平安. 只是沒想到,一星期後,恐怖主義話題仍塵囂甚上時,布魯塞爾成為恐怖分子的新目標,我則由旁觀者變為當事人. 


四天前 - 上星期六 - 2015年11月21日, 上午10:50, 我被一聲聲電話鈴吵醒 --- 

"Allo..."(法文的 "喂" 的意思) 我還睡眼惺忪.

"NH, habt Ihr schon gehoert..." - 遠在德國的公婆在電話另一頭透露出焦慮的聲音. 

這裡稍稍解釋一下:平常我作息正常,最近因為在追一部大陸劇瑯琊榜(*1), 所以生活有些不規律.


我警覺到兩位平時冷靜的老者的異常,頓時清醒了很多. 


"早安!怎麼了?"我問.(替大家翻成中文)

"我們聽廣播說, 布魯塞爾因為恐佈分子威脅而戒嚴了,你們聽說了嗎?" 家裡沒有電視及網絡的公婆,有時消息比我們這些整天掛在網上的年輕人還靈通. 

"真的?! 我不知道耶,老聶還在睡,也許他看到昨晚新聞了,我什麼也不知道,待會兒我開電視看看." 我又驚訝又有些不好意思地回復他們. 

"好, 那你看看,沒事別出去走動."公婆嚴肅交代.


對話完畢後,我立即打開電視, 轉到平常根本不看的比利時頻道(電視新聞內容常太侷限在比利時的政治紛爭 - 這點跟台灣有得比), 卻發現官方一台, 二台只有週末早晨的肥皂劇, 所以立刻轉 CNN, BBC,及德國電視台, 但可能因為時間不對, 沒看到任何相關消息.

同時我也上網 google 幾個關鍵字 "Bruxelles terrorisme "(布魯塞爾/恐怖主義), 果然一堆即時新聞跳出.原來自星期五晚上11點以後, 比利時官方公布整個大布魯塞爾市區進入恐怖威脅第四級, 地下鐵一律停止運行, 並且關閉所有地鐵站; 部分路面電車也停駛. 聯邦政府也建議布魯塞爾市政府與相關單位取消預定在星期六舉行的所有大型活動,例如音樂會,足球賽等. 市內幾個廣場每周固定的露天市集也被暫停,展覽會館等大型公共場所一律關閉等等. 許多市區商店, 超市,餐館也在中午12點以後陸續關門.機場與火車站,特警派駐,嚴格檢查.

 

總算在下午一點時,比利時電視台開始現場報導布魯塞爾市區的情況. 

從電視上看到的實況畫面顯示,市中心平常最擁擠的購物街 Rue Neuve, 小貓兩三隻,冷清的可憐. 整個行人徒步區, 看到的是軍裝蒙面戒嚴部隊(我猜想他們蒙面的原因是為避免恐怖分子知道他們的真實身分後,可能會脅迫他們的家人)以及軍用大型車. 即使有些不知情去了市中心或購物中心的人, 在攝影機前也是一副行色匆匆趕緊回家的模樣.


在知道了這個戒嚴的情況後,我當然不會沒事蠢蠢的跑出門. 

我住的大樓就在布魯塞爾市東北角的一個廣場上,從相當於十樓高度的窗口向下望,周邊街道巷弄盡收眼底. 平常家門前車水馬流的廣場大街,今日一反往常,特別冷清.耳邊還不時傳來警車呼嘯而過的聲音,身穿制服的特警及市政府巡邏人員比普通行人還多 - 這樣的場面讓我直覺想到 "圍城"二字. 只是,今天的布魯塞爾不是圍城, 而是 "危城". 

由於我不住在市中心區,所以不清楚家裡周圍的超市是否都關門了. 所幸家中糧食儲藏豐富,不出門沒問題,更何況,今天天氣糟透了---昏灰的天空,陰雨綿綿,一度還下起冰雹,我當然心安理得的蜷伏在家. 


老實說,雖然布魯塞爾市戒嚴,但我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恐懼感.或許因為身處市郊,不是恐怖分子通常下手的地方;或者是身處高樓,覺得自己有點像德國童話中關在高塔裡的長髮姑娘(Rapunzel,又翻譯成萵苣姑娘),有種很安全的感覺,因為恐怖主義份子對於離群索居的人也不感興趣.反而,我擔心起家人朋友們對我的擔心,所以趕快用LINE及Facebook向大家報平安. 有趣的是,歐洲畢竟遠了些,台灣日本的親朋好友大都星期日才看到新聞,歐美的朋友們倒是很即時的寄來了問候.


就在電視新聞,網路快報,LINE,臉書,電話,瑯琊榜的陪伴下,我度過了布魯塞爾危城的第一日.


註1:我一向是追日族,但最近卻迷上了大陸劇瑯琊榜.架空的歷史背景,沒有讓台灣可以爭議的史觀問題;挑戰帝王權威的冤案平反內容,沒有八股的忠君教條. 我看重的,是劇中人物間的情義,忠誠,信任,擇善固執;男主角為了達成他為父兄同袍平冤的目標,運用智慧,堅忍勤懇努力不懈...... 我相信這些價值觀是永恆的真善美元素,不會因為時間空間的改變而喪失他們的價值. 聽說華視現在熱播,我的不少親友們都守在電視機旁追. 有興趣瞧一眼的朋友,可以試下面連結:

http://cn.lovetvshow.info/2015/09/nirvana-in-fire-...


註2:危城第一日的午後,"睡美男"老聶終於起床了. 我向他簡單會報後,他只是微微點了個頭,然後就消失進廚房. 當他再度出現時,我發現他手中端著個玲瑯滿目的托盤,盤上竟然是豐盛的 brunch! 真的讓我佩服他的處變不驚@$^#*$)#&$@^

2015%2F11%2F21_布魯塞爾危城第1日_Brunch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舒舒手記 Chouchou's Diary

舒舒 Chou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