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昨晚 (台灣時間4 29日凌晨),法國總統選舉排名第六位的杜邦艾濃 (Nicolas Dupont–Aignan) 宣布已和雷朋私下達成協議:如果雷朋當選總統,他將會參與新政府的組成 (資訊來源:法國獨立報)

 

換言之,這是繼梅朗雄曖昧不明的「反馬克宏」之後,第二位公開扯馬克宏後腿的法國政客。

 

說實話,直到看到這則新聞為止,舒舒沒注意過這位候選人。長長的名字,媒體從沒注意過的候選人,熟人中也沒聽到有人要投他 - 杜邦艾濃今晚成為舒舒舒睡前的一個夢靨。

 

仔細一瞧,他在初選中囊括了4.7% 的選票 (174萬選民支持),其實僅在落後社會黨候選人阿蒙不到一個百分點,其實不容小覷。
 

梅朗雄的禁聲、杜邦艾濃的公然背叛 法國人自豪的 2002 共和陣線 ( front républicain ) 共識已不復存在 (近期內會向大家介紹『共和陣線』),而馬克宏的前進總統之路更是荊棘遍佈。

 

 

原本以為法國人將以這次總統選舉證明他們的確如他們自己認為的優秀,一掃舒舒之前對他們的 「偏見」,如今看來似乎是舒舒在做白日夢。

原本以為台灣選舉時發生的一些「台灣民主奇譚」是因為台灣的民主政治太年輕、選民尚待學習;誰知自法國大革命來已經超過兩百年的法國第五共和治下,竟能看到如此的政治光景。

 

看來,或許不是台灣的問題,而是如今全世界先進國家所奉為圭臬的這個民主制度的問題。

 

如果民主理念本身無罪,那麼罪魁禍首或許就是我們人所設計出來的這個民主選舉制度。

 

關注到這裡,舒舒對於充滿謊言的「後真相」時代、為了個人政治利益而背叛政治理念的選舉鬧劇,真的快看不下去了。

 

搬家至法國不到一年,雖然之前對法國的印象不太正面 (有興趣的讀友可以參考舒舒在本文後面的貼文 先聲明,根據個人觀察和經驗寫成,絕對主觀,請見諒。),但還是告誡自己:要開放心胸、睜大眼睛,不能被自己的成見所蒙蔽,要客觀,要多接觸法國人,了解當地風土人情。。。

 

一直不敢寫關於法國社會的東西,因為覺得自己的認識還不夠深入、不夠全面,不能以個人片面的觀察,誤導讀友。

 

當然,法國有她的迷人之處 - 廣闊的國土、秀麗的山河;法國歷史輝煌、文化底蘊深厚;法國人中有機智的、有富有人情味的、有幽默的。。。

 

不過,如果讀友認識或有機會認識一些留學生的話 (特別來自亞洲的),隨便問問就會知道幾乎沒有留學生想在完成學業後繼續留法國。

 

為何?因為法國是個問題不少的國家:

比台灣好過上倍的社會福利、醫療福利、勞工福利。。。總之就是各式福利,但卻是歐洲各國裡對生活品質最不滿意、最愛抱怨、最愛抗議罷工的國家。

 

 

舒舒認識的法國人中,有做水電工的,也有清潔打掃學校的。無論是土生土長的法國人 (前者),還是來法國的經濟移民 (後者),他們不約而同的告訴我:

 

「法國的社會福利太好了,但沒有適當監督管控,結果造就出一群懶惰、不知進取的『米蟲』。他們不但佔盡社會資源,還抱怨最多。每個月領400-500歐元不等的各式社會津貼 (相當台幣 15000 -20000),還嫌政府給的不夠。」

 

「假設一個每天辛苦工作,月薪2000歐元,但扣掉所得稅和社會福利等各式個人負擔部分,最後大概也就是1000 歐元的淨收入。有些夫婦都領失業救濟金、小孩再領家庭救濟金,最後收入可能比我還高。你說,這樣下去,還有誰想工作?」

 

 

做水電的米歇爾又補充:

 

「法國的工會,其實也就只有9 %左右的勞工是成員,與其他勞工根本無關,沒有任何代表性。這些工會代表,開口勞工閉口勞工,其實什麼代表性也沒有,只顧著自己的既得利益。一旦不滿意工資、工時和休假,和雇主談不攏,就上街頭遊行抗議,造成我們其它兢兢業業、勤奮工作的人的困擾。光是去年就是一連串的火車和大眾交通系統罷工,之後又是卡車工人霸路、加油站關閉等等。」

 

 

聽了法國朋友們直言抱怨法國的福利太好,我不禁為台灣捏一把冷汗。

 

當台灣以資源有限的彈丸之地、創造了上世紀70年代、80年代的經濟奇蹟後,今天台灣的生活水平比起許多亞洲都來的高、教育程度普及、更別提經歷了兩次政黨輪替的民主政治成就。

 

然而,近十年來的台灣,卻在經濟發展上面臨瓶頸;同時,因為專注於經濟發展而忽略的勞工、社會、環保等其他面向的問題及挑戰,也一一浮上檯面。

 

當我們的政府試圖將台灣以經濟發展為優先 ( priority) 的偏頗導回正途時,所參考的往往是歐美國家的社會福利制度。殊不知,以社會福利為榮的歐洲國家,21世紀初正面臨著資源濫用、財政破產的困境。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台灣當政者或許該著眼的,不是如何在下屆選舉中勝選,而是敢於冒險去執行一些短期不受歡迎、長期卻能造福下一代和下下代的政策。有擔當、負責任的政治人物,該謀求的是全民最大公約數的福利;盡量傾聽小眾弱勢團體的聲音,但也敢於拒絕受到某特定族群的選票綁架。

 

只有如此,台灣或許才有可能逐漸走出困境,在不可逆行的全球化經濟發展下,找到自己的立足點。
 


*法國公會組成最新統計:

http://tempsreel.nouvelobs.com/politique/reforme-code-travail-el-khomri/20160601.OBS1706/non-il-n-y-a-pas-8-de-syndiques-en-france.html#

 

*舒舒以往關於法國的一些文章: 

我破碎的法國情人夢之1: 傲慢法國 vs 美國好萊塢 (上)

我破碎的法國情人夢之1 : 傲慢法國 vs 美國好萊塢 (下)

我破碎的法國情人夢之2 : 昔日文化大國, 今日文明落後地區

我破碎的法國情人夢之3 : 禮儀之邦卻出產傲慢無禮的 garcon

我破碎的法國情人夢之4 : 把罷工當吃飯的老法, 害苦了上班族與莘莘學子

 

*德國法國政治風氣的粗淺比較:

歐盟兩大巨人的選舉大戲正精彩──法國政壇的背叛與欺騙;德國社民黨的犧牲小我、強勢挑戰梅克爾16年執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舒舒手記 Chouchou's Diary

舒舒 Chou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