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已在法國總統選舉揭曉後、台灣時間五月八日第一時間

刊登在天下雜誌換日線頻道的觀點專欄 - 舒舒的【從歐洲看世界】 (<-- 請點這裡) 

同時,在法國當地時間五月七日晚間八點,

舒舒也和法國友人現場直播 (<-- 請點這裡) 

法國總統選情追蹤。

 

創新法國共和歷史、震撼全球民主體制的法國總統決戰,終於在法國時間57日周日晚揭曉 年僅 39 歲的馬克宏(或譯馬克龍)力克前輩雷朋(或譯勒龐),以 65.8% 34.2% (這是根據法國權威民調機構在選後的即時調查,正確數字還是必須以法國內政部最後的官方宣布為準) 成為法國第五共和的第25任總統,也是法國史上最年輕總統。

 

 

在進入硬梆梆的理性觀察分析前,舒舒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個人的感性體驗。

 

舒舒開始關注法國總統大選,是去年11月。當時的想法是:既然成了法國新移民,就該關心這個國家的政經發展和社會脈動。當時最看好的總統候選人是共和黨的費雍 (或譯菲永)

 

經過一連串醜聞、政治風雨 (請參考舒舒系列文章),我們來到了總統大選的第二輪。

 

一別以往的法國選舉 (詳情見文章後面分析),所有可以參考的經驗值都成了天方夜譚。

 

舒舒身邊的南法人,不是支持接近共產主義的梅朗雄,就是不敢直言自己是雷朋選民的激進份子。

 

舒舒認識已久的法國朋友,多數都在第一輪投了社會黨的阿蒙,或者投了廢票。

 

舒舒發起的兩輪私人民調,結果馬克宏都幾乎殿後。。。

 

當然,個人的生活圈是有限的,調查和觀察既主觀、又不具代表性。然而,這所有不利於馬克宏的「經驗值」,讓舒舒自己也一度懷疑:自己在423日第一輪選舉後預測馬克宏會是法國總統的預言是否過於大膽和不成熟?

 

 

在初選和決戰的兩週間,僅落後兩個百分點的雷朋對馬克宏展開了最高明、也最猛烈的選戰攻擊。當雷朋以笑臉和情緒化的言語去煽動她的藍領選民時,馬克宏理性的外表和太「知青」的語言,讓舒舒和支持馬克宏的法國內外友人們都開始擔心:川普現象是否真的會在法國複製?

 

今晨一個住在法國的外國友人在臉書上告訴我,她早上是被雷朋當選總統的惡夢嚇醒的!

 

舒舒其實也不比她好到哪裡去。

 

剛搬到南法不久、逐漸開始適應當地生活的我也開始自問:如果雷朋真的當選,那自己是不是又要搬家了?

 

 

在神經緊繃了一整天後,知道馬克宏勝選的選舉結果時,正是舒舒和兩位法國友人做選情現場直播時刻 (請參見換日線頻道臉書粉絲頁影片)

 

當法國國家電視台在螢幕上打出馬克宏 65.8% 的得票率、然後以 “président élu” (當選總統) 來標注馬克宏時,我們三人知道選舉結果已經底定 馬克宏當選法國總統了!

 

看到這個畫面時,我們三人有默契的互望 (雖然心情激動的只想放聲大叫),但因為正在網路直播,所以只能故作鎮定的把訪談進行下去。只是當直播結束時,我們都處於ému aux larmes” 的激動情緒中 (法文片語「感動的要落淚了」),久久不能自己。。。

 

我們對於未來暫時鬆了一口氣。

 

我們目前可以不用去面對法國可能重蹈德國納粹奪權的現實,即使只是目前。(納粹是由民主體制選舉上台的)

 

嫁了法國老公、正在成為法國人的寮國朋友松娜,可以暫時不必擔心她的國籍申請會被退件。

 

娶了寮國松娜、擁有混血兒子維特的法國友人薩維耶,不用擔心自己攜家帶眷出門時,會被法國激進的種族歧視者攻擊。

 

正當舒舒為網速太慢、頻寬太窄而不時中斷的直播道歉時,擔任老師的友人飛利浦發來郵件恭喜我:

「妳夢想的網路寬頻大概可以在2020年抵達妳住的村落,因為馬克宏當選了。」

。。。。。。

 

就是這些生活上看似舉無輕重的芝麻小事,決定了一個人幸福與否的感受。而今晚齊聚的我們,因為馬克宏的當選而歡喜落淚,如同聚集在巴黎羅浮宮前支持他的民眾,還有那些分散在法國各個角落沒有放棄希望的法國友人。

 

馬克宏在羅浮宮前的勝選感言和沉浸在歡樂中的支持者

選情之夜:馬克宏在羅浮宮前的勝選感言和沉浸在歡樂中的支持者

 

感性結束,理性登場。

 

馬克宏的當選讓周圍的歐洲國家 (除了英國*1) 鬆了一口氣,特別是戰後與法國一起打造歐盟的德國老大哥。對旁觀的民主國家而言,這個勝利意味著反法西斯主義終究還是戰勝了反自由主義。

 

明天 (58) 的歐洲股市肯定將開高走高,以紅盤開場;而晚歐洲四小時的美國紐約股市或許能先傳捷報。差點面臨「死亡」的歐元,也許還能重新反映市場價值小幅升值。

 

只是,雷朋真的敗了嗎?馬克宏真的勝了嗎?這場選舉的勝利者是誰?輸家又是誰?

 

 

法國第五共和史上歷屆總統大選最低投票率之一

 

雖然今日艷陽高照,是個投票的好日子,可是法國人卻不領情。果然如同選前不看好的預測,2017總統決選的投票率只有74.7%,創下法國自1969年以來總統大選第二輪 第二低的投票率

 

本來法國人是一個愛閒聊政治的民族,特別因為法國大革命的歷史情結,許多人都有種參政的「使命感」,認為投票表達自己的政治意見不但是權力,更是一種責任和義務。

 

和其他西歐國家比起來,無論是法國地方或者中央選舉,投票率一向很高。不料,在這次全球關注的法國總統大選中,四分之一的法國公民卻決定「缺席」;如果把12% 投廢票的選民也加進去,那就是超過三分之一的法國人不願在這兩位總統候選人中做選擇。明顯的,他們想表達的是一種對政治的無力感,是一種集體抗議。

 

所以,即使總統大選的贏家已經揭曉,即使許多人鬆了一口氣,不能忘記的是:法國社會的不滿情緒並沒有隨著這次選舉而舒解,反而是洶湧的暗流終於浮上檯面,成為足以撼動 21 世紀法國的巨浪波濤。

 

 

國民陣線,這次的小敗其實是大勝。

 

2012年上屆法國國會選舉只有不到 15% 支持率的極右派國民陣線,今年不但黨魁瑪琳雷朋進入了總統選舉第二輪,甚至還獲得 34.2% 的選票。

 

或許有人會說:「等等,雷朋還差馬克宏31.6% 的百分點呢!」。

 

不過,了解法國政治的朋友都知道,馬琳雷朋已經達成了她階段性的任務 她改寫了老雷朋在2002年對決席哈克慘敗的歷史 (17.% 82.2%) ,也點明了國民陣線版圖越擴越廣、未來有機會執政法國的政治現實。

 

所以,雷朋雖敗猶榮。

 

 

對於政治新進馬克宏個人而言,勝選的喜悅和狂歡或者僅止於今晚的犒師大會 (2:觀看他的電視勝選感言時,似乎已經可以感受到他肩頭的那份重擔了),因為從明天起他要面對的是一條比選戰更艱辛、更凶險的路。

 

 

當選總統對馬克宏而言,不是達陣,而是一段艱辛旅程的開始。

 

自從馬克宏參選以來,無論是公開競選場合,或是在電視辯論會中,他總能鉅細靡遺的說明自己所提出的每個政見;對於對手的攻擊,他也能深入淺出的去解釋對方刻意的扭曲;就連數字,他都能精準的引經據典。這樣冷靜、高情商、前銀行家的「準確度」,或許能說服不少實事求是的知識份子,但也讓他的政敵輕易的便以技術官僚 (technocrat) 這個字眼來貶低他,嘲諷他有限的眼界和才能。他或許能當個稱職的經濟部長,但卻絕對無法勝任法國總統一職。

 

55日決戰前48小時,馬克宏及雷朋分別受邀至法國最大民營電視台 RTL 接受專訪。

 

在這近半小時的最後電視訪談中,馬克宏用自己的話證明了:他不僅具有能掌握數字和資訊等資料的「小聰明」,他更是一個胸懷遠大、具有智慧和宏觀願景的政治家。 他深知每個人的能力皆有限,因此期許自己當一個知人善任的「總指揮」、而非事必躬親的「管家」。

 

馬克宏強調他的治國理念是「主持」(présider),而非「治理」( gouverner);治國方法是 提名和委任」,而非「事事親為」,因為自己並非「全能」 (Je ne serai pas ministre de tout, il faut savoir nommer et déléguer ses compétences.)

 

他認為,總統應該有超越黨派的心胸和度量、知人善任的眼光和智慧,要能充分授權給該負責的人去做事。

 

當然,這並不代表總統什麼事也不做。相反的,總統應該把精力和時間放在國家最重要的政策項目上。(Je ne vais me retirer, un président de la République garde son pouvoir de nomination et il est engagé sur des chantiers prioritaires")

 

 

然而,懷有雄心大志、但政治實力尚還薄弱的馬克宏,是否真能實現如他在選舉中向人民訴求的願景:他要將向下沉淪了三十年的法國帶出黑暗、走向光明與希望?他是否真能成為法國 21 世紀的「男版貞德」拯救法國?

 

 

答案很難說。

 

儘管馬克宏樂觀的表示,德法在未來三年內都不將再有大選壓力 (註:今年九月為德國大選),這個政治情勢可以讓他對內放手革新法國內政、對外積極改造歐洲政經環境。

 

然,馬克宏背後的「前進運動!」(En Marche!) 在法國只是一個剛滿周歲的政治運動團體;而投票給馬克宏的選民,許多是為了阻礙雷朋執政而投下的「反對票」,並不一定贊成他的政治主張。

 

面對著國會中各方政治山頭林立,社會階級利益衝突越演越烈,馬克宏這個新科弱勢總統,未來如何能在詭譎紛亂的政局和分裂的社會氛圍中殺出一條改革之路?

 

 

法國是「雙首長制」國家,法國總統和總理共享治國權力。法國總統有權任命總理,總理和其內閣政府必須對法國的國會負責 (舒舒補充:可以想成中華民國台灣的總統、行政院長、行政院部會和立法院之間的關係)。雖然法國第五共和憲法削弱了國會的權力,總統可以解散國會,但國會仍保有對政府的不信任動議權。在最極端的情形下,政府總辭,必須提前國會大選

 

為了政通人和,總理人選慣例是由國會的多數黨領袖或該黨推出的人選擔任,總統和總理通常出身同一個黨派。因此自1958年第五共和以來,法國只出現三次總統和總理不同黨派的情形,是政治學兩黨制國家中少見的「左右共治」現象。

 

然而,此次非傳統兩大黨出身的馬克宏當選總統,已經注定要在法國政治史上寫下嶄新的一頁。

 

 

首先,本是主流的兩大政黨(社會黨和共和黨)在總統初選中已輸掉戰場,他們的喪失民心極可能繼續反映到六月份的國會選舉。

 

其次,這幾年在地方選舉大有斬獲的極右派國民陣線,可能會挾著黨魁瑪琳雷朋的總統選舉旋風,趁勝追擊中央。

 

其三,從政多年的梅朗雄突然鹹魚翻身、來勢洶洶的帶領著極左派「不屈法國」在總統選舉中大肆掠奪社會黨的地盤。他的「反體制」、「社會財富重新分配」等激進訴求,特別打動處於高失業率族群的年輕選民的心 (註:法國青年失業率為 23.7%,高於歐盟平均17.3%),也有機會在此屆國會選舉中攻城掠地。

 

再加上馬克宏自身的「前進運動!」,檯面上明顯可見的已有五大政治勢力;如果再算上初選中那些沒有過 5% 候選人背後的政治團體,未來的法國國會可能將呈現前所未有的「馬賽克」景象 (mosaic) 這意味著法國政壇將一掃傳統兩黨輪流執政的「雙色穩定運作模式」,而進入難以預測的「戰國時期」。

 

在這所有的不確定中,目前似乎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沒有任何單一政黨將能在國會中取得絕對多數。也就是說,馬克宏可能必須效法德國、義大利等多黨政治國家的總理,積極尋求其他黨派國會議員的支持,以政治協商的方式去和其他政黨(某個或數個)形成一個政治聯盟 (la coalition)

 

在德、義這些多黨制國家,政治大聯盟 (la grande coalition) 本就是政治常態;對瑞士這樣強調「各邦分權」的聯邦制國家,掌握國家權力中心的七人委員會更是由多黨組成。然而,對於習慣於「中央集權」的法國,這卻是破天荒的一個「政治實驗」,連法國的政治菁英們,似乎都有點無所適從。

 

馬克宏深知自己的「前進運動!」還太年輕,他需要拔擢各界人才到自己的陣營中,取得更廣泛的群眾支持基礎。為此,馬克宏早在選舉前就開始向各方政治精英 (包括前法國總理瓦爾斯 Manuel Valls) 喊話:「拋棄政黨之間的成見和標籤,如果贊成我的執政理念,就請你們登記成為『總統多數派』 (la majorité présidentielle) 『前進運動!』 將會全力支持你們參與六月的國會議員選舉。」

 

然而,對於許多法國政治精英而言,如果進入馬克宏的執政團隊的代價是改變政黨屬性,這可是會犯下「冒天下之大不諱」的背叛行為 (就像部分社會黨員不原諒馬克宏),這樣的世俗壓力讓他們雖然在選舉時公開聲援馬克宏,但面對未來的政府職缺卻不敢鬆口。

 

馬克宏似乎也知道自己已經落入了一個「兩難」的困境裡,因此在選前的費加洛報訪問時,他開始為自己的堅持「解套」

 

「你 (註:意指一個政治人物) 可以堅持自己的政黨身分、甚至政治敏感,但你必須將自己投身到明顯的多數陣營,也就是所謂的『總統多數派』。」馬克宏表示。

 

根據法國媒體《巴黎人》報導,馬克宏口中的「總統多數派」,不是共和黨,也不是社會黨,而可能是「進步的共和黨人」這樣一個新的政治族群 (progressistes républicains)

 

 

無論是「總統多數派」、泛左派聯盟、泛右派聯盟、左右共治、甚至是另一種前所未有的整合方式,馬克宏未來將如何和自己任命的總理共同施政、如何爭取國會議員對他想推行法案的支持、如何智慧的利用政治上的合縱連橫來促成自己政見的實踐等等,都將嚴厲的考驗馬克宏個人的政治智慧,以及其背後智囊集團的能力。

 

法國記者朋友皮爾就做了個很直白但也很貼切的比喻。

 

「如果把馬克宏比喻成法國的頭,那麼國會就是法國的四肢。現在這四肢不但可能不聽頭的指揮,甚至可能各奔東西,妳覺得未來的法國會是什麼樣子?」

 

 

換言之,在難以預料的政治氛圍下,馬克宏這個民選總統的命令未來能否出得了艾麗榭宮Palais de l'Élysée法國總統官邸)、總統個人對於法國政壇究竟能有多大的影響力、馬克宏如何在錯綜複雜的反對勢力中一步步來革新法國 (rénover)等等,都是相當大的未知數。

 

馬克宏即將面臨的挑戰可能是重寫法國共和歷史,更可能是21世紀全球民主體制存亡一戰的先驅。

 

如果他成功了,代表現存自由主義支撐的民主政治具有「自我療癒」的能力,不同的利益團體能夠在理性的協商及合理的安排下,共同找出解決社會分歧、彌補社會階級的解藥。法國將可以重振她昔日的光輝、成為歐洲民主政治的領航者。

 

如果他失敗了,法國社會將走向更進一步的分裂、更絕望的黑暗深淵;她甚至可能步上德國納粹奪政的後塵,然後將其他歐洲國家捲入階級的戰爭、族群的戰爭,最後歐洲大陸的戰火將再次升起。

 

今夜,我們除了向馬克宏先生獻上誠摯的恭喜和祝福外,也同時祈求他能成功的革新法國,藉此確保我們所擁有的民主和安定、肯定歐洲和平整合的方向、引導全球民主政治發展的走向、並且保護我們所珍愛的自由民主價值。

 

 

 

*註1: 除了俄羅斯外,英國應該是最不希望馬克宏贏得法國總統寶座的歐洲國家。馬克宏堅定的整合並強大歐洲的政治願景、以及他公開表示法國不會讓英國拍拍屁股「脫歐」的強勢發言,都顯示了他當選總統後,必定會在英國日後與歐盟的脫歐談判中堅持強硬的立場,這將會讓英國梅伊很頭痛。

 

*註2:馬克宏的電視勝選感言重點節錄(舒舒將自己覺得重要且感人的部分翻譯成中文如下)

 

「我知道你們當中部分的人(以選票)來表達了你們的憤怒、焦慮、懷疑。」

 

因此,身為法國新任總統,他打算要保護社會上 「最脆弱」的團體;更有效率的把大家「團結」在一起;「反對任何形式的不平等和歧視」;以「雷霆和果斷的手段來確保社會安全」;並且「保證國家的統一」。

 

「從今晚開始,我會抱著虛心、忠誠和決心來 (做總統) 服務全法國。」

 

「法國將致力於(世界)和平、(國際政治)權力平衡,以及(減緩地球)暖化的議題。」

 

「我將捍衛法國、她的切身利益、她的形象、她的歷史。。。」

 

「我將捍衛歐洲。」

 

【法國總統大選直擊1】全歐洲屏息以待:雷朋會是下一個川普? - 法國總統初選結果預測

【法國總統大選直擊2】法國總統大選前72小時的「兩顆子彈」事件?!

【法國總統大選直擊 3 】即時評析 - 迎向最終決戰:大膽預測法國新總統 ── 39歲的政治金童馬克宏(Emmanuel Macron)

【法國總統大選直擊 4 】「法國布萊爾」真能擊敗「女版川普」? 探究「後真相」對法國總統選情的衝擊

【法國總統大選直擊 5 】利慾薰心的政客背叛 - 馬克宏選情告急

【從歐洲看世界】年度大選前歐盟兩大巨人的 PK:法國政壇醜陋的背叛和欺騙 VS 德國禪位民主的高風亮節

【從歐洲看世界】法國右派絕地大反攻? 從法國共和黨菲永勝出看歐洲政治的豬羊變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舒舒 Chouchou 的頭像
舒舒 Chouchou

舒舒手記 Chouchou's Diary

舒舒 Chou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